欢迎访问淮北市人大常委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大新闻 / 人大要闻

人民民主政权在淮北地区的建立和巩固

阅读次数:809 作者: 淮北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4-16
[字体:  ]

任予俊  黄艳丽

随着淮海战役的胜利,淮北全境解放,各地人民民主政权相继建立。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淮北人民走上街头,载歌载舞,用各种方式欢庆新中国的诞生。在中共皖北区委员会、中共宿县地委的领导下,淮北地区(濉溪县全部及萧县一部)全面贯彻实施新民主主义的建国纲领,建立并不断巩固完善各级人民政权,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动员和组织全区广大人民群众,开展剿匪反霸、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等运动,为经济恢复发展和推进各项改革奠定了坚实的政治、组织和思想基础。

一、人民民主政权的建立

(一)淮北地区党政领导机构的建立

1949年1月1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题写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献词明确指出,必须“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进抵长江北岸,长江中下游以北地区人民获得解放。中共中央决定全国解放区行政管理正规化,并从调整区划中调剂出大批干部随军南下,以夺取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为适应迅速发展的革命形势的需要,按照上级指示,1949年3月,中共豫皖苏三地委撤销。同时,萧宿县、宿怀县、宿蒙县亦撤销,三县所辖地区分别归属原县建制,宿西县所属地区经过重新调整合并,建立了9个区,即相山区、濉东区、濉西区、铁佛区、长山区、临涣区、杨柳区、五沟区和双堆区。原属萧宿县的朔里区划属萧县。中共宿西县委书记田启松,中共萧县县委书记朱玉林。3月25日,中共宿县地委、宿县专员公署、宿县军分区成立。李任之任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赵一鸣任专员公署专员,李士怀任军分区司令员。地委辖宿西、萧县、宿县等20个县、工、市委,属中共安徽省委领导。4月,中共宿县地委根据上级指示,进行重新调整、合并,下辖宿西、宿县、萧县、宿东、砀山、灵璧、泗县、五河、怀远、永城、泗洪等10个县和宿城市。地委属中共皖北区委员会领导。6月,宿西、宿县和宿城市合并为宿县,县委书记田启松,县长郑良瑞。至建国前夕,宿县辖宿西地区8个区。其时,宿县地区北越陇海路,东达运河、洪泽湖,西抵蒙城,南至淮河,面积7.234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10万。党政机构建立后,地委、县委把改造基层政权,健全各级党政机构和加强党的建设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一是对基层政权进行改造,对区乡村组干部进行整顿;二是培训青年干部。学员毕业后,分配到各区乡工作;三是加强党的建设,把发展党的组织作为重要的工作。战后,县委及各区结合支前工作,在生产救灾中发展党员,一大批支前模范和生产救灾积极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又结合春耕生产,代耕代助,政权建设及剿匪反霸等工作,在农村和基层干部中发展党员,使党的队伍得以壮大,党的力量得以增强。据不完全统计,至1949年,宿西地区党员达891人,党小组271个,党支部75个。

(二)濉溪县的建立

建国初,淮北(濉溪)地区属宿县所辖。为了加强领导,适应新的形势发展的需要,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皖北区委员会、中共宿县地委具体指示以后,1950年6月23日,宿县专员公署决定将宿县划分为宿县、宿西两县(批文初称宿西县,1950年11月,经政务院批准,将宿西县正式改名为濉溪县)。同时,成立县委、县政府。原宿县所辖濉溪、临涣、五沟、双堆、铁佛、长山、濉西、杨柳等8个区划为濉溪县(1950年8月,对全县行政区划进行调整后改为濉溪、蔡里、濉西、长山、百善、铁佛、临涣、孙疃、杨柳、五沟、双堆等11个区)。全县共161个乡,715个行政村,2850个自然村,人口约70万,土地220万亩

6月30日,载着濉溪县办公人员和家当的两辆马车,从宿县出发,前往濉城。中共濉溪县委、县政府机关驻地濉溪老城北大街。

7月1日,县直各机关开始简易办公。7月5日,中共濉溪县委在濉城王氏钱庄召集了一个由各界参加的小型会议,正式宣告了濉溪县的成立。7月8日,正式办公。

“两辆马车拉来个濉溪县”,濉溪县建县之初条件十分艰苦。建县初期,不仅房子和用具缺少,而且机构和人员极不健全。县委下设秘书处、组织部、宣传部、直属机关总支委员会,整个县委包括勤杂人员在内不足10人。县政府的组织和人员更不健全,县长由书记兼任,没有副县长,只有1名收发和3个通讯员。县政府当时共有4个科(民政、司法、财政、建设)、3个局(公安、粮食、税务)、1个合作总社。除公安局外,各单位组成人员多者4—5人,少者1—2人,全县总共不足百人。

建县初期全县共有64个党支部,1038名党员。田启松任中共濉溪县委书记兼县长。同年8月,增配谢子言为副县长;10月,成立中共濉溪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后改为中共濉溪县监察委员会,田启松兼任书记。此后,又设立了文化教育部、银行、工商科、人武部、工会联合会、法院等机构。12月31日,濉溪县第一届妇女代表大会召开,选举产生第一届妇女联合会。濉溪县党政机构的建立与逐步完善,使各项工作得以有序开展。

(三)区(镇)、乡政权的建立

1950年建县后,各区及其所属乡级政权都在原有政权基础上得到进一步完善或重新设立。

从1950年4月开始,濉溪县(宿县宿西地区)开展民主建政工作。濉溪县成立后,1951年4月27日,中共濉溪县委在濉溪区戴圩乡进行民主建政试点,选派12名干部组成工作组。工作组进村后,首先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民主建政政策,提高了群众参政积极性,为民主建政工作顺利开展打下了基础。接着开始选举前的准备工作,把全乡有选举权的公民划分10个居民组,每个小组选出代表3—5人,并从中选出主任1人。7月15日,戴圩乡人民代表会议召开,参加选举的代表共有55人,开始正式选举。会上,代表们先推出候选人16名,并推选7人组成监督小组。按得票多少选出乡行政委员9人,得票最多的两人为乡行政委员会正、副主席(乡长),其余分别担任民政、财粮、武装、文教、优抚、卫生、调解委员。戴圩乡试点结束后,全县各乡普遍开展民主建政工作,先后建立151个乡(镇)民主政权。           1951年5月12日,濉溪县首届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在县城召开,出席会议代表600余人。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区、乡亦相继召开农民代表会议,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

各级党政机构的陆续建立,标志着淮北地区各级党组织担负起领导人民建设新淮北、新社会的重任,淮北地区党的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

二、人民民主政权的巩固

(一)剿匪反霸斗争

淮北地区地处安徽最北部,历史上多灾多难,在旧社会官府的欺压下,豪强的掠夺下,许多贫苦农民迫于生计,落草为寇。他们啸聚山林,铤而走险,打家劫舍,渐成气候,像苏皖边境一带的土匪王刘妮、三毛猴、李士林都赫赫有名。土匪所到之处,抢劫绑票,牵牛赶马,民众闻之,无不变色。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逃离,政权瓦解,土匪更是乘虚而起,活动猖獗。虽经抗日民主政权的打击,仍难以绝迹。到建国之初,淮北(濉溪)地区共有大的土匪武装8股,番号有宿西大队、爱民军、宿县先锋支队、华东长官公署、二二四纵队等,另外还有小股匪36股。

三大战役之后,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失败,他们积极开辟所谓“第二条战线”,有组织、有计划地向解放区派遣了大批特务。他们搜罗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勾结地方恶霸、反动会道门、土匪,采取制造谣言、组织暴动、暗杀抢劫等手段,作垂死挣扎,阴谋破坏推翻新生的人民政权。

淮海战役后,不少溃散的国民党兵散居农村,大量的枪支弹药流落民间,皖北土匪、会道门历来有名,加之各县大部分为新解放区,封建反动势力尚未得到根本打击,多股匪特组织多起暗杀及暴动事件。1949年春,国民党特务专员杨大文,奉宿县调查室主任雷堂之命,潜入双堆区陈集乡东部,以行医为名,秘密发展反动的一贯道,进行封建迷信宣传,造谣蛊惑民心。杨大文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起来了,天下要大乱!”“只有入一贯道,神佛才能保佑免劫难!”发展会众500余人,阴谋组织暴动。4月11日,宿西县杨柳区天门道道徒近400人在董楼发动武装暴乱,打死打伤干部、民兵多人。

这一系列的反革命阴谋活动及暴动事件,直接威胁了新生人民政权的安全,人民群众惶恐不安,基层干部没有人身安全保障,难以有效地开展工作,社会秩序混乱。消除匪患和反动会道门已是迫在眉睫。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中共宿县地委、宿县军分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剿匪反霸运动。

在组织上,地委、军分区主要负责人抓剿匪,在几县交界地方成立剿匪工作委员会。如萧、宿、永,散兵游勇很多,土匪猖狂,1949年4月,中共宿县地委成立萧(县)宿(县)永(城)边剿匪工作委员会,主任由分区司令员李士怀担任。各县也成立了剿匪工委,由县委、县独立团负责人担任领导。同时,中共宿县地委下发了《关于镇压会道门暴动,巩固革命秩序紧急指示》。

5月,公安机关在剿匪部队的紧密配合下,全力清剿了潜伏的土匪,捕获了数十名匪首和匪众,缴获了一部分枪支弹药,给土匪予以沉痛打击。至1949年底,共剿匪49次,俘土匪、会匪200余人,捕捉小队长以上匪首49人,瓦解土匪及会匪24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96支,同时开办匪特人员培训班,接受教育者800余人

在对匪特展开军事斗争的同时,人民政府开展了强大的政治攻势。1949年8月,中共宿县地委成立反匪反霸工作委员会,从党校、团校和机关干部中抽调数百人组织反霸反匪工作队,进驻重点农村。工作队到基层以后,扎根串连,召开群众大会,向群众宣传反匪反霸的重大意义,召开公审大会,揭露地主恶霸的累累罪行,并对有人命血债的恶霸进行逮捕法办。这场斗争,从政治上打击了封建地主恶霸的反动气焰,铲除了反革命势力赖以生存的政治土壤。广大农民群众感到人民政府伸张正义,为民撑腰,无不拍手称快。经过人民政府的大规模清剿,土匪武装遭到严重打击,匪特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匪患得到了初步的遏制。

在剿匪的同时,开展了反霸斗争。1949年8月,中共宿县地委召开扩大会议,确定了组织发动群众、反匪反霸、合理负担的工作方针。会后,各县迅速传达贯彻会议精神。8月30日,中共宿县县委召开乡长以上干部会议,800多人参加。会议确定今后的工作方针为:集中力量发动群众,有步骤有重点地普遍开展剿匪反霸斗争。新解放区以反霸着手贯彻剿匪,老区以剿匪达到反霸。县委扩大会议之后,为深入开展此项斗争,每区集中100-150人,县委分头领导和掌握,重点区取得经验后,即全面展开。为配合军事行动,中共宿县地委组织大批工作队到各县,指导剿匪反霸工作。9月12日,宿县800多名干部(包括地委下派的300名)分成5个工作队,分别到蕲县、符离、大店、长山、杨柳5个区开展工作。工作队下乡之前,集中进行了时事和政治学习,为胜利完成剿匪反霸斗争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在《拂晓报》上还刊登捕灭匪特的标语口号,广泛散发,四处张贴,形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军事剿灭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运动。军分区部队分头出发,根据匪特活动特点,采取了追剿、围剿、游剿等办法,捕杀匪特。工作队和各级政府发动群众检举揭发零星散匪,开展政治攻心,孤立匪首和骨干分子,瓦解其组织。为准确掌握匪特的活动,各村都组织民兵,建立更房,打更放哨,昼夜侦察和监视匪特动向,一有情况便上报。在剿匪期间,各级党委还加强对国民党党、政、军中旧人员的管理教育,进行思想开导,促使其转变立场,拥护人民政府的领导。并要求他们跟匪特划清界限,提供线索,积极检举,立功赎罪。

通过军事围剿和政治攻势,在党政军民及公安部门的努力清剿和瓦解之下,匪特的阴谋被打破,气焰逐步下降。据不完全统计,全区共清剿匪特49次,俘匪大队长以下240人,缴获长短枪199支,机枪2挺,子弹1350发,瓦解土匪47人、会道门2400人。大批反霸工作队员深入农村,广泛发动群众,大张旗鼓地揭发地主恶霸的罪行,开群众大会,控诉声讨,打击了地主恶霸分子的反动气焰,使他们威风扫地,对有血债的送交政府法办,使贫苦农民挺起腰杆,昂起头,当家作主,成为真正的主人。

1950年,按照中共中央“除恶务尽,不留后患”的指示,为彻底消灭匪患,宿县地区又一次开展了清剿散匪斗争。经查明,全区残剩土匪当时有99股,约800人,其中淮北(濉溪)地区境内有44股。他们利用当地严重灾荒,煽动灾民抢粮,散布谣言,影响人民生产生活。清匪反特成为当前重要任务之一。到了六七月间,各股匪以青纱帐作掩护,并利用发生水灾的机会,又蠢蠢欲动,劫案、暗杀等事件时有发生,杨柳等乡公所被袭。

中共宿县地委根据皖北行署指示要求,在全区普遍开展了清匪反特斗争。整个剿匪工作,以“军事清剿,政治攻势,发动群众,侦察破案,根绝匪特”为基本方针,达到彻底消灭股匪,以保证社会群众的安全,生产救灾的顺利进行。在土匪活动猖獗地区,成立剿匪工作委员会,统一指挥剿匪工作。到1950年6月,先后平息杨柳、南坪、临涣、相山等土匪暴动,消灭大部分股匪,捕获大队以上股匪谷纪堂等6人,镇压匪首3人。

在对土匪武装进行打击的同时,对特务分子组织的反动武装加紧侦破打击。特务分子以会道门组织为掩护,制造谣言,煽动道徒会众暴动,到1950年上半年,道门暴动达14次。特务分子以空头官衔为诱饵,对匪首及土匪武装封官许愿,委职委号,以使其甘心为他们效力。据后来破获的伪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皖北剿匪纵队案称,宿县津浦铁路两侧委任的“纵队长”达20余人,匪特地下武装有中国人民自救军、苏鲁豫皖边区救国保民军、中央青年救国军苏皖边独立第五支队、安徽省保安第二团、苏鲁豫皖鄂边区国民自卫军第一纵队、中国先天道德会宿县总支部、华中剿总第五纵队第三支队、津浦路南段护路游击纵队等。可谓番号众多,五花八门。

1950年6月,濉溪县成立后,很快组织武装力量,继续开展剿匪反霸斗争。据统计,到1950年底县境的主要股匪大部被歼,包括潜逃在外的大匪首雷杰三、窦光殿(原汪伪十八师师长)、李九如等也被抓获归案。

经过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剿匪反霸斗争,新生的人民政权得到巩固,党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得到进一步提高,也为以后的土地改革、公粮征收、生产救灾等工作顺利进行打下了群众基础,创造了有利的社会环境。

(二)镇压反革命运动

1950年11月至1953年底,淮北(濉溪)地区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镇反运动”)。镇反运动的重点是打击特务、土匪、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及反动会道门头子五个方面反革命分子。

解放之初,残存的大量反革命分子和潜回的国民党党政军警特等反革命分子继续与人民为敌,乘隙活动,进行破坏和捣乱。混入人民政府内部的反革命分子也伺机叛乱,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1950年6月,美国发动侵朝战争,并派遣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6月至8月,皖北、皖南洪涝灾害严重。一些反革命分子以为“时机成熟”,煽动暴乱,袭击区乡政权;煽动哄抢公粮,杀害干部,抢劫群众钱财。据中共宿县地委1950年关于反革命分子破坏情况的通报,“一些反革命分子,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已造成不少危害。全区股匪曾发展到50股,匪众有959人,乡公所被破坏5个,牺牲区干2人,乡干伤亡8人(亡6伤2),村组干部牺牲18人,伤1人,民兵伤亡10余人,损失长短枪177支,公粮损失约50万公斤,电线被割损失5079斤,另铁路损失电线1.1778万米。群众遭抢劫1409次,群众被杀307人,伤106人。被抢牛驴874头,人民币7270元,及粮、衣物等其他计折款4.0624万元。”自1950年7月至1951年6月,共在濉溪县实施抢劫案件59起,抢劫耕牛54头、驴27头、粮食2万多斤、布2匹、衣物131件、银元40块、人民币无数、纸烟2条;实施暗杀案件33起,杀死地方人员37人(其中乡干4人、村组干部5人、荣誉军人1人、群众27人),损失各类枪支13支。反革命分子的垂死挣扎,造成一些地方人心不稳,社会秩序动荡不安,各项工作受到很大的影响。

由于革命取得胜利,一些领导干部对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失去警惕,一些基层干部产生轻敌麻痹思想。对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不敢打击,不能全面执行“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造成宽大有余、镇压不足的局面。反革命分子认为人民政府软弱可欺,气焰更为嚣张。人民群众对此产生不满情绪,要求采取严厉措施,镇压一切反革命破坏活动。

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要求对于反革命活动和组织,必须给以严厉地及时地镇压,决不能过分宽容,让其猖獗。“对于一切手持武器,聚众暴动,向我公安机关和干部进攻,抢劫仓库物资之匪众,必须给以坚决地镇压和剿灭,不得稍有犹豫。”7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公布《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要求各地“对一切手持武器,聚众叛变的匪众,必须坚决镇压剿灭”,“对杀害公职人员和人民,破坏工矿仓库交通及其他公共财产、抢劫国家和人民的物资、偷窃国家机密及煽动落后分子反对人民政府的一切活动、组织或谍报、暗杀机关,应彻底破获,并逮捕其罪大恶极者,依法处于死刑或长期徒刑”。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即“双十”指示),要求坚决纠正镇压反革命中“宽大无边”、“有天无法”的偏向,全面准确地理解、贯彻党的“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11月28日,中共皖北区委员会发出《关于执行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指示》。之后,中共宿县地委发出《关于镇反工作的指示》。自此,淮北(濉溪)地区大张旗鼓地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

从1950年11月至1951年8月,是镇反运动第一阶段,由发动达到高潮阶段。此阶段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建立镇反组织,制定政策和计划,展开镇反运动。1950年11月,中共皖北区委员会印发《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指示》,作出镇反部署。12月,中共皖北区委员会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将反革命犯处以死刑的批准权下放到地委委员,批准捕人权下放到县委委员。根据部署,中共濉溪县委迅速行动,建立组织,领导镇反运动。镇反工作路线是:党委领导,全党动员,群众动员,吸收各民主党派及各界人士参加;统一计划,统一行动,严格地审查捕人和杀人的名单;注意各个时期的斗争策略,广泛地进行宣传教育工作,打破关门主义和神秘主义,坚决反对草率从事的倾向;要把公安、司法等专门机关的工作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密切结合起来,同时坚持“稳、准、狠”方针。

第二步是学习、宣传、贯彻《惩治反革命条例》,控诉和揭露反革命分子罪行。1951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条例》规定处理反革命案件的原则和方法,使镇压反革命斗争有了法律武器和量刑标准,推动了镇反运动的深入发展。淮北(濉溪)地区各级党政机关广泛组织干部群众学习《条例》,各民主党派、各社会团体纷纷作出拥护镇反的决议。人民群众张贴标语,游行示威,拥护《条例》。文艺工作者走上街头,用艺术形式揭露反革命分子的罪恶行径。学校教育学生提高警惕,严防反革命分子破坏。到处可以听到“镇压反革命,大家一条心”的歌声。同时,《条例》颁发后,濉溪全县开展了反动党团登记工作,抽调公安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登记委员会和办事处,并以政府名义发布公告,责令反动党团员办理重新登记手续。

1951年5月1日,中共濉溪县委在县城和10个区政府所在地集镇,举行声势浩大的声讨反革命罪行大会,参加人员达到10余万人。当天惩处罪大恶极反革命分子59人。据统计,至1951年7月,全县共逮捕反革命犯罪分子887人,判刑689名。强大的舆论氛围,雷霆万钧的镇压运动,给反革命分子以毁灭性的打击。各种形式的会议动员、控诉会给人民以极大的鼓舞,群众更加拥护党和政府。共产党和新政府的权威形象已经相当牢固地树立起来了。

第三步是收缩休整,清理积案。镇反运动总的来说是正确的,但随着群众对敌斗争情绪的高涨,有些干部开始发生了“左”的错误偏向,一些地方出现粗糙草率现象。1951年5月,中共皖北区委员会电报指示各地,对镇反捕人适当收缩。5月中旬,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决定镇反工作采取谨慎收缩的方针。根据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中共皖北区委员会指示精神,濉溪县将捕人和对犯人的处理数字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自1951年6月至9月,除现行犯外,一律停止捕人。在停止捕人期间,濉溪县成立了清理积案委员会,抽调专门力量,分成若干审判组,分工负责清理。至10月,清理积案任务完成。据统计,全县共清理积案涉案110人。通过执行收缩方针,清理积案,纠正了一度出现的“左”的偏向及草率、粗糙现象。

从1951年11月至1952年11月,是镇反运动第二阶段,即巩固镇反胜利成果、进一步开展镇压反革命的阶段。根据全国公安第四次会议、皖北第三次公安司法扩大会议精神,中共濉溪县委决定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开展调查摸底,搜集罪证。对必须逮捕的反革命罪犯,在履行审批手续后,执行逮捕;对镇反不彻底而群众又未发动起来的地方,公安机关派出专人,与乡镇政府一起,结合抗美援朝、土地改革、民主改革、兴修水利等运动,发动群众,检举控诉。据统计,先后召开各级会议13次,参加人员达9840人。到12 月底,共逮捕反革命分子499人,镇压81人,判刑53 人,管制10人。第二阶段历时1年,再次沉重打击了反革命分子的嚣张气焰。

从1952年12月至1953年为镇反第三阶段,即深入扩大成果直至在淮北(濉溪)地区范围内取得基本胜利的阶段。经过两次打击,大多数反革命分子受到应有的惩处。据不完全统计,濉溪县辖区3540 个反革命分子已有1663 人被逮捕,558人被镇压,606人被判处各种徒刑,809人受到管制。但据调查摸底统计,尚有少数反革命分子还未受到应有的惩处。为彻底清除反革命分子残余势力,根据全国第四次、全省第五次公安会议精神,从1952年12月开始,濉溪在全县开展了追捕逃亡反革命分子工作。根据已掌握的材料,濉溪县公安局组成了追捕小组,分赴各地实施抓捕行动,68名反革命分子被缉拿归案。至1953年底,淮北(濉溪)地区基本完成镇反任务。

据史料记载,从1950年2月至1953年,淮北(濉溪)地区镇反运动共逮捕反革命分子2225人,其中土匪505人,反动会道门头子229人,恶霸128人,特务139人,反动党团骨干58人,蒋汪伪军军政人员和其他反革命分子1166人;判处有期徒刑770人,管制2059人,死缓51人

1954年至1955年上半年,一小部分残余反革命分子利用灾情、水利纠纷、粮食供应等问题,煽动群众闹事,殴打干部,抢劫粮店,冲击乡政府,参加者达1.6万人。1956年6月,根据全国公安厅长会议和中共安徽省委的指示精神,濉溪在全县再次集中开展了镇反扫尾工作。全县抽调大批公安政法干警深入群众之中,进行摸底调查,同时成立案件审批办公室,对摸底调查形成的材料进行汇总和审批。10月27日,全县集中力量开始搜捕行动,共捕获反革命分子219名。在对反革命分子进行拘捕镇压的同时,还对反革命分子发动政治宣传攻势,从内部动摇、分化、瓦解反革命分子。到10月底,有513人投案自首,其中反革命分子242名,破获案件32起,重大案件13起,缴获一批武器、烟土。年底,专案组对这些自首分子进行适当处理。至此,各类反革命分子便停止了活动。

镇反运动,推动了淮北(濉溪)地区公、检、法、司建设,推动了法制建设,人民政府及时开展司法改革运动,建立区乡调解委员会,村调解小组,成立区一级法庭,办结新旧案件。积极构建社会治安工作机制,各级治安保卫委员会和治安小组迅速在全区建立起来。治安保卫委员会、治安小组遍布城乡,在维护社会治安、社会秩序安全、调节邻里纠纷方面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是人民公安的有力助手。

镇压反革命,是一场尖锐的对敌斗争。由于当时司法体制和审判程序不够健全,镇反工作中出现过错捕、错杀等偏差,淮北(濉溪)地区各级党组织及时发现并作了纠正。总的来说,淮北(濉溪)地区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有力地扫除了国民党遗留在淮北大地的反革命残余势力,基本上肃清了曾经猖獗一时的特务、土匪、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及会道门等反动组织,从而为巩固新生政权,保证土地改革和经济恢复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了保障。

(三)取缔反动会道门组织

淮北地区的会道门组织大多成立于清末和民国初年,个别的是在20世纪30年代末期。它是以从善、治病为名,宣扬封建迷信,麻痹、毒害群众,诈骗群众财物的落后组织。当时,在乡村中有很大的影响。解放前夕,淮北(濉溪)地区的各种会道门组织,基本上被当地土匪、恶霸、国民党残余势力所把持利用,成为毒害人民,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危害新生人民政权的反动政治组织。

淮北(濉溪)地区的会道门种类很多,特别是在濉溪县南部几区基础雄厚。据统计,全县共有天门道、一贯道、古佛道、圣贤道、先天道等25种。根据其组织名称的最后一字分为道、会、门、堂、科、宫、教、社等。有的对内称道,对外称会,有的一道多名,也有的同名异道。各种会道门组织大都有一定的组织系统,有的上挂全国性组织,有的是地区性的组织,有的与国民党反共组织勾结一起,成为国民党的外围组织,也有的会道门支派杂乱、组织松散。据统计,到解放前夕,濉溪全县各种会道门组织已拥有道徒3万余人,大小道首1000余名。

会道门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各种会道门又有其独立的系统和不同的发展历史,随着中国革命事业的发展,会道门的纲领和口号也有所变化。开始大都是“不保蒋、不保毛,单保真主来坐朝",目的都是在中国另立天下,复辟封建王朝。当蒋介石集团被赶出大陆后,他们又提出“蒋倒灭共”、“扶蒋灭共”的口号,与国民党残余分子相互勾结。一些残余的国民党特务分子看到会道门在乡村中有很大的市场,道义具有煽动性,就利用其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制度。于是通过各种渠道打入会道门的内部,组织大规模的反革命暴动。这些人很快成为会道门组织的骨干,公开打出反对共产党的旗帜,以武力与人民政权对抗。据统计,1949年至1950年间,濉溪先后就有15个区乡政府和众多的村政权被会道门破坏,近百余名干部和民兵惨遭杀害。特别是1949年4月份就发生大小10余起暴乱事件。1950年,在濉溪县正式建立后的4个月里,会道门共组织抢劫案件91起,抢走牲畜81头,粮食1.845万斤,衣服190件,银洋40元,人民币31.9万元,枪12支,学校公粮1800斤,烟土12两;发生暗杀案41起,杀害乡村干部4人,荣誉军人1人,群众31人

鉴于会匪猖獗,1949年3月,宿县军分区、宿县专署及公安处发出紧急指示,要求立即开展剿匪斗争。同年6月,皖北军区、皖北人民行政公署联合发出了取缔反动会道门的布告,并于8月25日成立皖北军区前方剿匪指挥部,准备对会道门进行军事清剿。1949年至1950年初,中共宿西(宿县)县委组织力量,对杨柳、临涣、铁佛、孙疃一带反动会道门暴动进行的军事清剿,使其遭到致命打击,其反革命活动有所收敛。1950年3月,蒋介石集团派出飞机轰炸蚌埠,6月,美帝国主义发动侵朝战争。残余的反革命分子认为时机已到,纷纷撕破伪装的假面具,又伸出头来,进行各种破坏活动,明目张胆地向人民政权进攻。反动会道门主要活动方式是,白天分散晚间集中,潜伏在较小的村庄和秫秸地里,每到一个村庄,则首先封锁消息,不让老百姓出入。宣扬所谓会门里出了真主,来欺骗群众,煽动组织抢粮暴动。在夜间以威胁手段,派粮派款,抢劫商民,破坏交通,破坏河堤,暗杀中共地方基层人员。1950年濉溪建县初期的七八月份,反特斗争、对公开的会匪斗争也是县委、县政府面临的主要任务。全歼宿阜两专区结合部残匪后(指濉溪的杨柳、临涣、铁佛、五沟、南坪、双堆区,永城的新桥区,怀远的包集、河溜、双桥及涡蒙两县北部),以宿县军分区为主成立了宿阜剿匪工作委员会,宿县军分区副司令员唐仪山为指挥,地委农委书记朱玉林为工委书记兼政委,配合阜阳军分区,吸收5个县党政及公安部门负责人,以及宿阜团、宿县军分区直属一营参加组成剿匪工作委员会,以宿阜团1个营、宿县军分区直属一营的8个连为主,以临涣为中心进行军事清剿。同时,宿县军分区直属四营去宿县胡沟、蕲县,濉溪的南坪、双堆,怀远的包集、河溜、双桥等地进行剿匪。1950年上半年,共消灭本县境内的会匪七大股,散匪12股,一部分会匪特秘密转入地下活动,部分会匪首向徐州、蚌埠、南京等城市逃窜。同年11月,宿阜剿匪工委为加强剿匪力量,调整了兵力部署。宿县军分区直属一营营部率二连全部和三连两个排驻守临涣集,一连驻铁佛寺,三连的1个排驻李口,四连驻韩村,并分1个排驻袁店,骑兵团兵力主要部署去蒙城,骑兵团第一营的武装工作队驻板桥集,负责孙疃、板桥、双堆等区的剿匪。同时,成立4个联防区组织机构。在濉溪县设立第三、第四联防区,第三联防指挥所设在韩村集,由直属一营马副教导员为主任,各区公安区员为副主任,具体在临涣、五沟、坛城、百善协助部队进行剿匪。第四联防指挥部设在孙疃区,由孙疃公安区员为主任,骑兵团武装工作队长和其他三区公安区员为副主任,具体在孙疃、板桥、杨柳、双堆协助部队进行剿匪。主要任务是继续清剿胡开祥、王俊标、刘维帮、谢文清、王景先、李九如等会匪特漏网分子,镇压会道门暴动。在强大的军事清剿中,胡开祥逃往台湾。到1951年上半年,共击毙、击伤、俘虏张明义、翟洪掌、王培中、刘维帮、吴孟、邵步言、王景先、苏玉振等中队长以上会匪首38人;缴获长枪199支,短枪29支,子弹540发,手榴弹16枚,卡宾枪1支,机枪1挺;缴获被抢牲畜48头,粮食1200斤,人民币74万元(旧版人民币)

1953年2月1日至3月4日,濉溪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全面取缔会道门运动,对天门道、一贯道、古佛道、全贤道、先天道、红旗门、龙华复兴会、猴子会、黄旗门、九宫道、长毛道、同善社等反动会道门实行取缔。这场运动共分四个阶段进行:首先,中共濉溪县委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结合本县实际情况,制定《濉溪县取缔反动会道门工作计划》。2月5日,又在濉溪县城召开宣传动员大会,会上传达了中央、省委、地委有关文件精神,对取缔反动会道门作了部署,并提出具体的要求。会后,决定抽调治淮干部、小学教员512人参加这场运动,并以公安干警为骨干组成工作队,深入各区乡开展工作。其次,层层进行发动。工作队进驻区乡后,利用各种会议,大张旗鼓地宣传党的政策和取缔会道门的意义,揭露反动会道门的罪恶。全县先后召开区乡干部会、村组干部会、党团员会、宣传员会共2100余次,参加会议人员共计6.7万人次。做到乡乡有工作队,村村有宣传员,使这场运动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接着,进行摸底排队。即摸清哪些人是一般成员,哪些人是反动骨干,哪些人是一般群众,哪些人是党团干部,哪些人参加过暴动,并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处理。同时,搜集基层干部情况,纯洁内部。对参加过会道门组织的党团员、基层干部一般采取说服教育的方法,使其自动坦白交代,以典型影响他人。如解放后曾任副乡长的丁成瑞,因参加枸桔园子会道门暴动,在1953年查出后逮捕法办,开除了他的公职。经纯洁队伍,全县共查出参加会道门的乡干96人,村干698人,组干901人,民兵干部349人,党团员440人,治安员121人,他们中90%的人都主动讲清问题,成为积极分子,有的自带干粮积极参加对会道门的斗争。经过发动群众,纯洁内部组织,很快摸清反动会道门组织情况,确定天门道、古佛道、一贯道为濉溪县重点取缔的对象,对邻县确定为取缔对象的会道门组织也给予取缔。并以双堆、孙疃、杨柳、韩村、五沟为重点,开展工作,带动全县。之后,又进行两项工作。一是集训道首。把全县各地道首75人集中在百善,进行政治教育,指明出路,勒令悔过,检举揭发。在党的政策感召下,道首们交代了会道门的内幕情况、组织系统、口号纲领等。收缴道牌101个,道书8本,云衣6件,印1枚,刀茅83把,杆子26根,手榴弹18枚,枪1支,子弹18发,土炮3门。二是培训骨干。主要是培训群众中热心于取缔反动会道门的积极分子;培训坦白以后的大小道首、道徒;选择能揭发反动会道门罪恶的苦主。全县共培训各种骨干954人。

经过以上几项工作的开展,从组织上摧毁反动会道门的条件已经成熟。中共濉溪县委又以村为单位召开群众大会,以苦主控诉反动会道门的罪恶事实,或已转化过来的道首骨干现身说法,揭露反动会道门的反动本质。工作队员因势利导,号召道徒退道。许多人当场就声明退道,出现丈夫带妻子退道,儿子劝父母退道的场面。据统计,在全县各区、乡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共有2万多名道徒声明退道。同时,对县境的天门道、一贯道、古佛道、先天道、圣贤道、红旗门、黄旗门、龙华圣教会、猴子会、九宫道、长毛道、同善社等反动会道门宣布为非法组织,实行取缔。未予取缔的坐家修、五行道、白莲教、三元会、黑旗门、诸易科等会道门组织也有道首8人、道徒333人自动声明退道。

1953年,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打击了一批反动会道门头子,取缔了12种反动会道门组织。但由于工作不深入,取缔工作开展的不彻底,一些漏网的反动道首和未被取缔的会道门,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有些地方又进行复辟活动。1958年4月—6月,濉溪县再次开展了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这次运动将全县所有的会道门组织均列为取缔对象。先后对大刀会、无极道、白莲教等16个会道门组织宣布取缔,对已被取缔又进行活动的先天道、一贯道再次宣布为非法组织。这次取缔中,摸清了各种隐藏的会道门道首166人。同时,集训421名道首,并建立各类反动会道门档案。收缴短枪4支,长枪36支,土枪17支,手榴弹153枚,子弹1267发,大刀700把,反动道具3654副。有1.03万名道徒退道,615名道首登记悔过。在运动中公开处理184人,逮捕9人,管制164人,监督劳动111人

20世纪50年代几次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改变了淮北人民的精神面貌,进一步巩固了农村社会主义阵地。至此,淮北(濉溪)地区境内的反动会道门组织被彻底取缔。

(四)抗美援朝运动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随即派兵进行武装干涉,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同时派遣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新中国的国家安全受到严重的外来威胁。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战略决策,毅然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在志愿军打响入朝作战第一仗的次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全国进行时事宣传的指示,迅速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抗美援朝运动。

在淮北(濉溪)地区,中共濉溪县委积极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在全县范围内组织开展了抗美援朝运动,广大人民群众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这场如火如荼的爱国运动。

  1. 运动的组织领导与宣传发动

1951年初,濉溪县成立抗美援朝支前委员会。3月,中共濉溪县委召开全县宣传工作会议及各界群众代表会议,部署抗美援朝工作。各区、乡、村也相继建立了抗美援朝组织。

4月,中共濉溪县委召开区委书记、宣传员、青年、妇联干部代表会议,传达贯彻中共宿县地委召开的县委书记会议精神。会后群众性的反美爱国运动逐步形成。此后,全县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抗美援朝宣传活动,五一国际劳动节,县城及各区乡都以集镇为中心举行抗美援朝游行示威,参加游行的群众达47.7万余人,并利用土广播、黑板报、读报组、小型宣传队、座谈会、诉苦会、文艺宣传、话剧、活报剧、快板、相声、教唱抗美援朝歌曲、打腰鼓、跳秧歌舞等多种适合农村特点的形式进行宣传活动。经过宣传,全县37.8万人参加了和平签名活动。同时提高了群众的爱国热情,在青年中迅速掀起参军热潮,全县报名参军的有4779人。从1950年至1953年,全县共有2582名青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他们英勇杀敌,有105人献出了宝贵生命,为抗美援朝作出了贡献。

  1. 发动群众,订立爱国公约

1951年6月,中国抗美援朝总会发出“普遍订立爱国公约”的号召,中共濉溪县委、县人民政府着手贯彻落实。10月,县委作出指示,要求:“各机关、团体、区、乡、村组、户以及每个人都要围绕抗美援朝爱国运动,订立切实可行的爱国公约。县、区、乡党委要把订立爱国公约作为工作重点来抓,做到党委书记全面抓,分管书记亲自抓,政府领导具体抓。”并制定了爱国公约的具体内容:即工人开展劳动竞赛,提高生产技术;农民以生产为中心,争取农业丰收;工商界则应积极纳税,稳定物价;教育界办好学校,提高教学质量;宗教界要搞好“三自”革新运动,与帝国主义斩断联系。同时,把捐献飞机、优军优属、生产自救、治理淮河和拥护“镇反”条例等写进公约。至1951年10月27日,全县10个区,161个乡,2557个自然村,13.87万户,59.51万人订立了爱国公约,占全县人口的91%

  1. 开展群众性的增产增收捐献活动

1951年6月1日,中共濉溪县委号召全县人民开展增产增收捐献活动,以实际行动支援朝鲜前线。

在开展活动中,工人主要是加班加点,开展技术革新,节约原材料及能源,提高产品质量;农民主要是多施支前肥,多锄支前草,多养支前猪、支前羊、支前鸡,积极交售爱国粮;商业界公买公卖,提高服务质量,积极缴纳工商税;教育界捐献稿费;文艺界举行义演。

1951年6月30日,中共濉溪县委提出捐献“濉溪号”战斗机一架的号召后,全县各区、乡、村积极响应,涌跃捐款。各区自认数为濉溪区1.5亿元、濉西区1亿元、铁佛区1.3亿元、临涣区1.6亿元、百善区1.5亿元、五沟区1.5亿元、孙疃区1.3亿元、长山区1.5亿元、杨柳区1.5亿元,总共完成15.35亿元(旧版人民币),日用品2248件,有力地支援了朝鲜前线。

  1. 建立优抚组织,做好优抚工作

《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关于颁布五个优扶暂行条例的命令》发布后,濉溪县抗美援朝支前委员会认真贯彻执行,县、区、乡党委均建立了优抚工作组织,把优抚工作摆到了重要的位置,发动广大群众参加。广大群众对军烈属和伤残军人,在生活上、工作上给予关怀照顾。由于各级党委重视,村庄、街道都订出优抚工作计划,经常督促检查执行情况,形成群众性的拥军优属运动。在农村,积极为军烈属做好代耕代种或包耕包种;在城镇,着力为军烈属及子女解决就业和入学难题。与此同时,广大群众掀起热烈慰问和慰劳热潮。全县共捐献629万元(旧版人民币),慰问信6894封,慰问袋1.8万多个,书1476本,其他日用品1248件,粮食600斤,慰问参战人员,并动员家属给在前线的亲人写信,使他们了解家乡政府优属及生产情况,以使其更好地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出贡献。

  1. 积极搞好爱国卫生运动

自1952年,中共中央号召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以彻底粉碎美帝国主义细菌战以来,中共濉溪县委、县人民政府立即着手组织,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全党动手、全民动员、声势浩大、史无前例的爱国卫生运动。县委、县政府建立了县防疫委员会,县直机关单位、区、乡、村都建立爱国卫生运动小组,由各级党政负责人组成了除害灭病指挥部。各机关、学校、工厂、企业、街道等单位,都确定星期日为“爱国卫生日”,广泛开展除害灭病活动,并坚持推广每日清扫、晨间检查、清洁交班、周末大扫除等卫生制度。城镇居民实行了划片包干、每日清扫、轮流值日等制度。农村也全部推广定期大扫除和初一、十五日爱国卫生运动等制度。同时,普遍发动单位、家庭和个人订立卫生公约,大搞消毒饮水、疏通渠沟、消除垃圾、扑灭五毒(蚊、蝇、跳骚、虱、鼠)等活动,使突击与经常相结合,把爱国卫生运动融入广大群众的自觉行动,树立人人讲卫生、家家爱清洁的社会风气,彻底改变了卫生面貌,使城乡环境大大改观。

抗美援朝运动激发了淮北(濉溪)地区人民的爱国热情和生产积极性,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战争。同时,广大干部、群众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消除了一部分人的亲美、崇美、恐美思想,提高了政治觉悟和民族自尊心、自信心,有力地促进了经济恢复和各项事业的发展。

(作者单位:淮北市人大常委会  中共淮北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注释:

①中共濉溪县委革命斗争史资料办公室:《濉溪县革命斗争史(1949—1960)》,1960年8月版,第5页。

②《中国共产党宿州历史(1949—1978)》(第二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版,第9页。

③《中国共产党宿州历史(1949—1978)》(第二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版,第9页。

④《中国共产党宿州历史(1949—1978)》(第二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版,第14页。

⑤中共淮北市委党史研究室:《淮北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专题集(第一集)》,2013年6月版,第32页。

⑥中共淮北市委党史研究室:《淮北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专题集(第一集)》,2013年6月版,第27页。

⑦中共淮北市委党史研究室:《淮北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专题集(第一集)》,2013年6月第1版,第31页。

⑧中共淮北市委党史研究室:《淮北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专题集(第一集)》,2013年6月版,第33页。

⑨中共淮北市委党史研究室:《淮北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资料专题集(第一集)》,2013年6月版,第34页。

⑩中共濉溪县委革命斗争史资料办公室:《濉溪革命斗争史(1949—1960)》,1960年8月版,第26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